<pre id="n4pln"></pre><track id="n4pln"></track>
  1. <track id="n4pln"></track>
  2. <acronym id="n4pln"><strong id="n4pln"><address id="n4pln"></address></strong></acronym>
      边摸边吃奶边做激情叫床视频
      
      當前位置: > pos機辦理 >

      記者體驗刷單:一小時速成微信刷手

      發布日期:2016-04-03  作者:西安pos機 來源:www.thourecover.com
       

      “給我們家寶貝投一票吧”“還缺一場蜜月,助我上榜單吧”“點開朋友圈第一條幫我點贊”……幾乎每個人都在微信里遭遇過“被拉票”,變相被友情綁架。對于拉票者來說,這何嘗不是一場消耗人情的綁架?殊不知,在這場綁架的背后,有多少刷單客成了推手。

      婚禮前,談小姐向親朋好友們發去的不是請柬,而是一條投票請求。她參加了一場“最美新人”的評選活動,成為人氣冠軍后便可以拿到一枚價值上萬元的鉆石戒指。

      為此,她幾乎天天睡不好覺,“好不容易拉下臉面發動所有親朋好友為我投票,但是一覺醒來,卻又被別人領先了上百票。在那一個禮拜里,我幾乎每天都想放棄,感覺朋友們的禮金都要被我磨光了。”最后,談小姐拿到了這枚鉆石戒指,然而卻是通過朋友介紹的“非常手段”:刷票!

      “大家都在刷票,有時候一分鐘內就有人追上了上百票。瞬間覺得自己向親朋好友一個個拉票是多么天真的行為,花錢就可以。”談小姐無奈地說道。

      原本想要分享結婚的喜悅,是一件甜蜜而美好的事,如今卻因為刷票變了味道。

      記者體驗刷單:一小時速成微信刷手

      交199元會費 微信淘寶一起刷

      在搜索引擎中輸入“微信刷單”,一長串刷手團隊在堂而皇之地做著推廣,如果這不是一門賺錢的生意,何以承擔高昂的推廣費用。

      兩周以來,《IT時報》記者以菜鳥刷手的身份加入了一個刷票公會,試圖揭開這些刷手是如何被圈進了這場“陰謀”中。

      記者通過一個微信刷單QQ群找到了一家刷票公會,立刻就有一位“接待”詢問,記者表明想當刷手的意向后,便被推薦給了一位客服,對方一開口便先介紹業務傭金:微信刷票傭金為每單0.2-5元,淘寶刷單傭金為每單3-20元。

      入會之前都有一道門檻——入會費,有三種會員收費標準:普通會員需要一次性繳納押金119元,微信單和淘寶單只能二選一,不退押金;鉆石會員需要一次性繳納押金199元,既可以接微信單,也可以接淘寶單,還提供了晉升為客服和培訓老師的通道;至尊會員則需要一次性繳納押金299元,可以優先提拔為公會管理。

      怎么證明你已成功入會成為一名微信刷手呢?就憑一張給財務微信轉賬的截圖?头_認收到錢后,便送了5個“微信多開”(微信分身)的下載鏈接,一一對應輸入注冊碼,便成了微信投手的賺錢工具。微信多開在淘寶上公開售賣,5元一個。

      接著,培訓老師發來一份文檔,解釋如何用一個手機號申請多個微信號,然后,老師撂下一句話:“注冊好5個微信號以后再來找我,我把你拉進任務群。”

      注冊完微信號以后,便可以接單了。用大號創建一個群聊,把自己的小號全部拉進去,接下任務后將投票鏈接扔到群里,用微信分身同時投票,然后將截圖發給主持,結米(傭金)通過微信紅包方式發放。

      從繳會費到完成第一筆刷單,整個過程記者只花了一個小時左右。刷票過程中,你只需要注意,偶爾用你的小號去發布幾條朋友圈,或是將小號互加好友,防止微信封號。

      對此微信稱,已采取技術手段、人工審查、用戶舉報等方式,對公眾平臺刷贊、蓄意刷粉等行為進行遏制,但不因為部分用戶“做壞事”影響正常的產品剛需和體驗。

      記者體驗刷單:一小時速成微信刷手

      記者調查

      1小時速成微信刷手

      “我們已經有上萬的刷手啦!”

      在成為一名刷手的路上,接待、客服、財務、培訓老師陸續登場,他們都是不拿固定工資的公會管理者,基本上4個人就可以組成一個接單小組,酬金按人頭結算。拿客服來說,為一位119元的會員講解可以拿到12元的提成,199元的會員可以拿到20元,299元的會員可以拿到30元。4人小組的抽成占了四成,大頭被公會的管理者抽走,以上萬的刷手來計數,公會管理者可以收到上百萬的入會費。

      記者體驗了幾天的微信刷票后,發現底層刷手的收入是微薄的,一般來說,投一票的傭金只有0.15元,要有7個微信分身,才能每筆賺1元。詢問了幾家微信刷單公會后,發現對客戶的收費一般是每票0.3元,如果限制地區就要收0.5元。也就是說,接單的一半收益被四人小組平分。

      “我也是從幾毛錢做起,做了兩年,現在做客服每個月可以賺2000塊。”公會里的一位客服透露。

      除了會費和接單收入外,公會還有其他的賺錢門路。

      在淘寶上,記者花了1塊錢拍下了一件寶貝,那就是被拉進4個微信互贊群的資格。在這些群里,每天刷屏的都是萌寶大賽、百變辣媽等投票鏈接,或者是超級女聲、中國好聲音等比賽拉票。

      對群主來說,這是一門來錢容易的生意。記者進群不到半天時間里,4個群的總人數就增加了近100人,也就是說,平均每天進賬200元。這位群主向記者透露,他手里有不下20個群。在記者下單的淘寶店鋪上可以看到,有1008人付款,而這只是他其中的一個店鋪。

      記者從主持發來的任務中發現了“貓膩”,先后接到了三四個不同公眾號上的任務,但刷的都是同一個寶貝比賽的投票,原來這幾個公眾號的注冊公司是同一家,注冊時間前后相差一個星期左右。

      記者聯系的幾家公會,除了刷票之外,基本都做著類似的生意,出售已有粉絲積累的公眾號或是為公眾號加粉。賣家強調這些都是僵尸粉,加了以后就不會再取消關注,一個僵尸粉賣0.8元,500個起賣。這些僵尸粉的來源便是旗下刷手通過注冊微信分身時批量生產的。

      記者體驗刷單:一小時速成微信刷手


      本文地址:http://www.thourecover.com/663.html